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情感故事 >

英格兰娱乐城-首页【官网唯一信任平台】

时间:2016-11-15 来源:原创 作者:莲香隐隐 阅读:9
  

  初春的田野生机盎然,沉睡了一冬的花花草草,在春风的抚弄下,迫不及待的伸出头来。就连田间地头的几棵柳树都已经返青,空气中涌动着苦涩的生机,天地间一片静谧,只有偶尔传来的鸟鸣声声。
  
  田野间一个身影挥动着小锄头,正在采摘野菜。这时候的曲麻菜、水荠菜、婆婆丁,刚刚发芽,正是鲜嫩的时候,凉拌或者做馅,都是十分鲜美可口的。忙碌的人儿时而抬起头来,擦擦汗湿的脸颊,红润的脸上,眉儿弯弯,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扇动着,两条油黑的麻花辫随着活动,起伏不定的摆动。
  
  “凤儿,吃饭了!”村头响起母亲叫女儿吃饭的声音。“哎——!就回来了!”忙碌的身影抬起头来,看着村头方向回答。夕阳西下,整个村庄都笼罩在一片昏黄里,缭绕的炊烟随着微风,不停地变换着形状。自家的大黄狗,随着少女的回答,摇头摆尾的跑来,围前围后的转着,时不时的轻舔一下她略显粗糙的手。
  
  凤儿挎起小筐,压了压满溢的野菜,走在回家的路上。家里,母亲早已经把稀粥熬好,一碟清拌的野菜,几个热腾腾窝窝头,一家人开始吃起晚饭。“凤儿,刚才徐老师来了,给你送奖状的,你又获得了班级第一名。”妈妈一边吃着饭一边说。
  
  “我的凤儿就是有出息”一旁的奶奶笑着说,“姐姐,我也要上学。”“我也能得第一名”两个弟弟七嘴八舌的抢着说。风儿抬头看了看妈妈的脸,低头开始吃饭。妈妈还不到四十岁,脸上已经爬满了细密的皱纹,黝黑的皮肤衬着略显枯燥的头发,越发显出几分衰老。
  
  这几年,爸爸在外面工作,一直也没回来,更没有钱寄回家来。家里的大事小情,一家人的嚼和就都落在了妈妈单薄的身上,她从来不曾抱怨,只是憨厚的代替爸爸顶起了一家门户。就像中国所有勤劳朴实的妇女们一样,每天辛勤的劳动着,从来也不多言多语。孝敬奶奶,侍候自己和两个弟弟。每天除了下地,就是捡柴禾替别人做些零活。秋收后,在去地里一粒一粒的捡粮食,只是为了能让家人吃的饱一点。
  
  吃过饭后,凤儿利落的收拾好碗筷,铺好被褥,然后吹熄煤油灯。“凤儿,家里眼看着青黄不接,已经是吃了上顿,没了下顿了,你爹那一直也没什么消息,要不你趁着学校这几天放假,带着奶奶和弟弟们去找你爹吧?明天我把信底找出来,你去看一看,如果那里挣钱,你们就带着工资钱回来,如果不挣钱就把你爸接回来吧,家里毕竟还是要有个男人顶门立户的。”“嗯”凤儿在炕梢轻轻的应了一声。
  
  第二天,凤儿早早就起来了,做好了饭菜,喂好了猪、鸡、狗,叫醒了弟弟们,穿上干净的褂子,带上准备好的杂粮和干菜,和奶奶带着弟弟们奔向火车站。经过路途的奔波,赶到父亲住的镇子时,天已经快黑了。进屋一看,大家已经吃过饭了,凤儿爹歪在炕梢,叼着一袋烟,翘着二郎腿,满嘴酒气的和同乡开着不荤不素的玩笑。看见凤儿娘几个吃惊地问:“你们咋来了?不在家里好好呆着,来这里做什么?!”“爹,今年家里青黄不接,已经没有粮食了,娘说过来看看你这里怎么样,拿些钱回家好生活。”凤儿回答。“我这里有什么钱?只不过将就自己糊口罢了,这个败家娘们三天不打就上房揭瓦,居然让你们来这里出我的洋相,看我回家不揭了她的皮!”
  
  旁边的老乡看不过眼说话了:“行啦,大娘他们已经来了,你喊叫什么?她们娘几个估摸着已经饿了一天,快点张罗点吃的吧。”“啥吃的?这刚吃完,哪有什么吃的?在这将就一宿,明天趁早回家吧。”凤儿爹气急败坏地说。老乡看了他一眼,转回身来看着凤儿说:“丫头,没啥现成吃的了,灶上有米,你们先熬点粥喝吧。”
  
  第二天一早儿,凤儿在灶头上手脚利落的忙活着做饭,老乡看了笑着说:“可惜我没这么大的儿子,否则一定先把你定下来,做我的儿媳妇。”“叔儿,你说啥呢?!”说完后凤儿脸上爬满红晕,就像是清晨第一缕阳光,灿烂中包含着清新。凤儿爹抬起头来看着女儿忙碌的身影,若有所思起来。几天后,在大家的劝说下,凤儿爹终于踏上回家的路。
  
  清晨,躺在炕边抽烟的凤儿爹,看着家人忙绿的身影,对着灶上做饭的凤儿说:“凤儿,把那几个鸡蛋打了,给我做碗鸡蛋羹吧。”“爹,那是咱家换盐用的啊,弟弟们都不吃的。”“咋?我吃几个鸡蛋你还心疼了不成,闺女到底是外姓人,都不知道疼爹。对了,村头你二姑说了,后屯老赵家托她说媒呢,我看你也长大了就答应了,说着就成亲了,人家急着呢。”
  
  “爹!我还小呢,我才十六岁,我要上学!我不嫁人!”“这事由得你做主?啥时候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还造反了?!日子已经定下了,下个月十六,你趁早和老师说好,准备嫁过去!”“我不嫁!我就不嫁!我去和娘说!和奶奶说我不要嫁!”
  
  “凤她爹,孩子还小呢,先让她上学吧,她学习挺好,不学白瞎了。”凤儿娘轻声的对丈夫说。“你说什么?!头发长见识短,你懂什么?那个老赵家还不错,一个寡妇领着儿子过日子,凤儿嫁过去不愁吃喝,以后没准还能带咱家一把,有什么不好?”凤儿爹生气的说。
  
  “儿啊,凤儿还小,等过几年她大些了,再给她说人家吧。”奶奶也在旁边说。“对啊,她爹你去回了赵家吧。”凤儿娘跟着婆婆又说了句。凤儿的爹看看自己的娘,又看看自己的媳妇,不由得心焦起来,自己和二姐说得好好的,事成之后,赵家过十块钱彩礼,如果自己反悔了,钱没有到手不说,让别人知道了自己当不了家,还怎么出去见人,想到这里顺手给了凤儿娘一个响亮的大嘴巴。
  
  凤儿娘没有加小心,一个踉跄就奔着桌角去了,“砰”地一声撞个正着,瞬间殷红的血顺着额头和嘴角流了下来。“娘——!你没事吧?”凤儿哭着扑了上来。“儿啊,你这是干什么?你不在家这么多年,凤儿娘本本分分的撑起这个家,任劳任怨从来不说什么,你怎么忍心下得去手啊!”凤儿奶奶哭着说。
  
  凤儿爹看着眼前的一切,心里更加焦躁起来,看见灶边的烧火棍,顺手抄了起来,对着自己媳妇劈头盖脸的打下去。凤儿为了护着娘挨了不少打,旁边的弟弟们看着这一幕,吓得撕心裂肺的哭叫起来,场面变得无比混乱。眼前的一切让凤儿爹心里升起更大的邪火,下手更是毫不留情,只是本能的发泄心中的不愉快。疏忽间使错了手,一棍子打在自己媳妇的头上,只听见一声惨叫,凤儿娘就没了声息。家里的哭声更是惨烈起来。
  
  凤儿爹看着乱成一团的家,愣了愣神转身就出了家门,奔了二姐家。“哎呀!老弟来了,快进屋里坐,是不是凤儿的亲事定下来了?还让你特意跑一趟。”二姐说着回头对着自己男人说:“还愣着干啥,快去买瓶酒,拾掇点菜,让老弟在咱家吃饭啊!”“哦”老实的姐夫答应一声,回头就去了卖店。
  
  这边,凤儿娘缓缓地醒了过来,只是不言不语,一个劲的掉眼泪。婆婆在一边劝慰着:“别哭了媳妇,娘知道你受了委屈,你男人让我给惯坏了,虽然有些任性,但是他不是坏人,等会回来了,我让他给你赔不是。”凤儿在一边也说:“娘,是我不好,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挨打。”说着哭了起来。凤儿娘伸出手抚摸着女儿的头发,躲在一边发抖的两个孩子,这会扑进母亲怀里,大声痛哭起来,似乎要把自己心中的恐惧都发泄出来。
  
  晚上,凤儿爹酒气熏天晃晃悠悠的走进了家门,倒头躺在炕上,一会就响起了呼噜声。月光透过窗棂撒满屋子,显得惨白惨白的,这时候凤儿娘睁开了眼睛,看着熟睡的孩子们,眼里露出不容错认的慈祥,伸手为爱蹬被子的三儿掖好了被角,起身往外走去。来到院子里井台旁,又回头看了看月光下的院子,看了看笼罩在阴影里的家,纵身跳了井。“娘——!”看着娘起身不放心跟了出来的凤儿,大声的哭喊起来!“救命啊!我娘跳井了!谁来救救我娘!”凤儿看着在井中扑腾的娘,哭叫起来。
  
  邻居们听见凤儿的声音,把她娘救了上来,但是已经奄奄一息了,奶奶坐在地上嚎啕大哭:“造孽啊!为什么不让我死!让我替媳妇去死吧!这个家还怎么过啊?”转眼到了下个月十六,这一天凤儿穿着大红衣裤,盖着火红的盖头,坐着赵家的毛驴出嫁了。
  
  出门前看着躺在炕上,一直缠绵病榻的母亲说:“娘,我走了,你好好的养病,别和我爹生气,自己的身子要紧,否则我回家都没个念想。”躺在炕上的凤儿娘,一脸暗黄,凹陷的腮颤抖着说不出一句话,刚张开嘴两行热泪就淌了下来,在凤儿转身的那一刹那大声的喊了出来:“凤儿,你要好好的!”凤儿站了一下,继续往外走去,只是控制不住的眼泪却淌了下来。奶奶一把抱住凤儿哭了起来:“我的孩子啊,这么小就出嫁了,奶奶怎么能够放心啊!到了人家不比在家,一定要听话,多干点活不要犟嘴,感觉着心里不痛快就回家呆几天,啊——!”
  
  凤儿看着一边怯怯的弟弟,蹲下身来抱着他们幼小的身子叮嘱着:“姐姐走后,我的书包和文具就给你们了,记得好好念书,这样将来才会有出息。”说完头也不回的出了家门。
  
  随着唢呐声声,凤儿迷迷糊糊的到了赵家,拜了天地后敬媳妇茶,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捧着茶说:“娘,喝茶。”但是等了一会没有反应,就又说了句:“娘,喝茶。”“这就等不了了吗?你进了赵家的门,就得守我赵家的规矩。不管以前在家时,你家人是怎样教育你的,但是到了赵家就不能有任何的行差踏错,否则我认得你家法可不认得你。你公公死得早,但是咱们也算一家大户,以后多学学怎么为人处世,怎么相夫教子,一定要勤快些,否则我不会给你留任何脸面!”婆婆说着端起了茶杯,象征的喝了一口,放在了桌上。
  
  第二天早上,一向早起的凤儿因为连日的劳累还没有起床,婆婆已经站在窗前大声的呵责起来:“这是谁家的规矩,都已经六点了还不起来请安,也不做饭?你爹妈就这么教你的吗?”凤儿急忙穿衣服起来来到婆婆面前说:“娘,你起来了,我昨天太累了,所以起来晚了。”婆婆看着凤儿一脸不高兴的说:“起来晚了就不要找借口,还不快去做饭。”
  
  日子不知不觉中过得飞快,转眼就过年了。凤儿已经是带着六个月的身孕了,这几天忙里忙外的拾掇着院里院外,着实是累坏了她。早晨起来后,把对联贴了出去后,就开始忙着包饺子,虽然饺子馅是酸菜猪肉的,但是这在当时已经很难得了。快吃饭时,八仙桌已经摆好,上面供着天地、还有历代宗亲,凤儿两口子恭恭敬敬的磕着头。
  
  旁边的婆婆看着自己男人的牌位,眼神变的恍惚起来,随之湿润了。“娘,吃饭了。”凤儿低头对着婆婆说,等到婆婆坐下后,凤儿和丈夫也先后坐下。“你这是煮的饺子吗?怎么一点水都不带?!”婆婆不满的看着凤儿说。凤儿站起来说:“娘,煮饺子带水,时间长了怕是要破了呢。”“呦——这就学会顶嘴了,是吧!谁教你的规矩,是你男人吗?都说娶了媳妇忘了娘,看来这话是真的!”说着婆婆就抽泣起来。凤儿男人听了这话,满脸通红的拍着桌子站了起来:“你还不跪下!给娘陪个不是,没事净惹娘生气,要不是看你有着身子,今天必定没完!”凤儿只好委屈的说:“娘,是媳妇不对,你老人家就不要生气了。”
  
  十月临盆,凤儿生下一个大胖小子,婆婆的嘴角终于有了些笑容。这一天,凤儿爹拿着几十鸡蛋来给闺女下奶。凤儿奇怪的问:“爹,怎么是你来了?娘呢?不是应该娘来给我下奶的吗?”“你娘啊,她身体不好,我就来了。”凤儿的爹支支吾吾的说:“凤儿,咱家里的情况你也知道,一会和你婆婆说说,先借个十块八块的应应急吧。”
  
  饭后,凤儿把爹的意思和婆婆说了出来,婆婆当时就不乐意了:“借钱?还十块八块,咱家哪有?我一个寡妇家过日子容易吗?他自己利手利脚的居然管我借钱,他怎么想的?!”凤儿爹在一边面子上下不来,就朝着凤儿嚷道:“都说女生外向,和你借点钱都办不到,要你还有什么用?”说着起身就回了家,剩下凤儿坐在炕里,眼泪在眼圈里打转。
  
  月子还没过,凤儿婆婆又开始不满的嘟囔着:“生个孩子就这么娇贵,还真把自己当个宝了,这样下去怎么得了?!”于是,凤儿生完孩子不到二十天,家里家外的活又重新拿起手来,还得照顾刚出生的孩子。日子就这样不紧不慢地走过,转眼间凤儿都是两个孩子的妈了。
  
  这一阵子,凤儿男人的身体越来越虚弱,面黄肌瘦的,一天就吃一碗多饭,凤儿几次劝他去医院检查,他就是不去还说:“检查什么病啊,也不痛不痒的,净瞎操心。”最后在自己母亲的督促下去了医院,一检查原来是癌症晚期。顿时,这个家的天塌了,凤儿婆婆受到这个打击后就病倒了。
  
  凤儿每天照顾着孩子、照顾着家、还要照顾两个病人。丈夫在弥留时,眼睛望着凤儿似乎有很多话要说,又说不出来,最后挣着一口气说:“我对不起你,没能为你撑起一片天。但是,娘她不容易,这也是我一直不反驳她的原因,你帮我照顾好她,这就是你我夫妻的情分了。还有,照顾好孩子,你也要好好的活下去。凤儿,下辈子我还要找你。”说完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凤儿婆婆看着白的灵堂,一口气没上来,也跟着自己千辛万苦养大的儿子去了。凤儿爹帮着办完了丧事,就串掇着凤儿把家产买了,搬回娘家去。这时,赵家的族长说话了:“我代表赵家的宗亲说几句,凤儿娘们回娘家,我们不反对。但是家产不能变卖,就此封存留给赵家的两个后人。”
  
  凤儿带着孩子,跟着爹回了娘家,晚上把孩子们哄睡了后,躺在炕上翻来覆去好久,朦胧间又回到那个春天,自己在田间忙着采摘野菜,娘站在村头叫自己吃饭,回头看见村子上空炊烟缭绕,家里的大黄狗围着自己前钻后跳……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