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青春校园 >

em pk em 娱乐城【免费送彩金娱乐城2】

时间:2016-11-16 来源:原创 作者:陌子潇 阅读:9
  

  故事说的太过于动听,最终留给人们心中的只能是当时的牵挂,你永远都不会知道过了多少时日之后,这些曾经让你倍受感动的话语,终于消失殆尽成夏季炎炎烈日的渗透出来的些许微风一样,永远都微不足道。
  
  如果不是陆明安,我想我一直都是一个乖乖听话的孩子,每天埋头奋笔疾书准备英文考级、会计考证等各种考试,爸妈也会安排一家很好公司,就等我证书拿完毕业证拿走就直接上岗就业,生活不会有太多惊奇,可能都不会听到“求职者,你好,请自我介绍吧!”这种只有从人事嘴里才能听到的话。而我也曾纯粹的以为我能够和高中一样,完完整整的度过我那平淡无奇的青春岁月。
  
  是什么时候遇到的他呢,每一个男生出现都是那么出其不意,我想我18岁之前过的如此安稳应该是我所有的坏运气都给了陆明安,以至于陪我的死党姚佳去球场找他的男票的时候,在我来不及躲开的时候就发现一个篮球以完美的抛物线在三分线外重重的砸到我的脑袋上,然后我就觉得有点懵,抓着姚佳的短裙倒了下去,幸好姚佳第一反应是抓住了裙子而不是我,不然除了我晕过去之外,球场男生应该又惊又喜吧。
  
  姿势确实很帅气,但三分投的真的很稀烂。
  
  醒来的时候就闻到很浓的消毒水味道,睁开眼就看见头上摇晃着倒立的药瓶,透明的输液线将葡萄糖引流到我身体里,我好多次都在想为什么病人不会尿床。在我右边是姚佳两口子在那你侬我侬的,“哎,姚佳我果然发现你是没良心的,除了顾及到你的裙子之外,竟然在我重伤的时候在旁边调情,不能忍!”我半开玩笑到,好证明我依旧可以活泼乱跳跟个没事人。
  
  “哎呦,我还可惜你就这么死掉呢?”她指了指她的裙子上的褶子,如往常一样和我斗起嘴来。“命还不错,但是你完了,回去收拾你。”
  
  我吐了个舌头表示挺不好意思的。然后姚佳指了指对面的男生,“诶,人醒了,怎么着,道个歉呗!”一股大姐头的气势。
  
  姚佳的确是大姐头,从认识她开始就一直处处维护着我,高中的男孩,因为调皮解我脖子上的系带,姚佳会在男生还没有开始嬉笑起来的时候直接一本厚重的英汉词典砸到男生身上,在男生痛的嗷嗷叫的时候帮我系好系带拍拍我的肩膀。会在有男生在路边对我们吹口哨的时候破口大骂,我也会开玩笑道说她像一个骂街的大婶,姚佳回我说哪里像大婶,明明是可爱的小仙女,然后我们俩边走边笑,笑完我那千篇一律的不敢违抗的生活。
  
  “那个,对…对...对不起啊!我…我不是故意的,真的很抱歉!”男生摸着后脑勺,低着头有些结巴的说道。
  
  正准备回应,姚佳接上话来,“快说!叫什么名字?哪个学院的?”明显是怕男生觉得我没事了走人,“如果我们家宋佳瑶有什么后遗症了怎么办,得能找到你的人!”我拍了拍她,意思是让他不要这么盛气凌人。
  
  “陆……陆……陆明安,传媒学院!”也许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尴尬,也许是被姚佳盛气凌人的气势吓到,“等你好了我补偿补偿你!”
  
  医院走廊来来往往的学生都是那些不想上课故意装病的人,让人郁闷的高等数学,像似催眠一样的思想政治教育,这些青春亮丽的少男少女在这宽广的世界里你追我赶,把大学生活点亮的异常光彩,陆明安出去的时候因为没注意差点被进来换吊瓶的护士撞到,姚佳笑咯咯嘲讽道:“这小身板还打什么篮球。”
  
  我才发现他长的并是不高,应该不是打球的人啊?!看着他瘦瘦的身影,陆明安,我在心里默念了一遍。
  
  在我可以安全用脑的时候陆明安说要请我吃饭给我补补,选了市区一家口味相当不错的牛排店,在好几日禁食这种大鱼大肉的我,跟乡下的土狗吃到美味一样拼命狂吃。
  
  “你能很吃啊!”陆明安先开口打破了我们此刻安静的饭局。
  
  “哪有,只是医生不让吃这种大鱼大肉我馋得慌。”我对他白了白眼,“是不是吃多了舍不得了?”
  
  “没关系,你继续,还想吃什么我再点。”
  
  “够了够了,吃不了,这能吃完已经不错了。”我突然有点不好意思。
  
  一来二去闲聊了一些,知道他是那种很有才的男生,校文学社社长,在我这种没怎么见过大世面的人,一两封情书都会让我甜蜜的幸福过去。而我也知道了这个人不是那种不靠谱的人,就算差劲那么一点点,看在牛排的面子上我也就算了,当然,长得也不算屌丝。因为姚佳经常跟我在散步的时候对我说那些一眼就觉得很屌丝的男生一定不是什么好人。
  
  姚佳和我不同,她几乎的是我的反面,她的男朋友是学校吉他社的社长,他们社团经常在学校顶楼天台上玩着音乐,姚佳偶尔也会风趣的在她对象面前耍宝:“哟!哟!哟!我就是耐音药,憋叫鹅停下来!”但每次这样都会被她对象暴揍一顿,最后总是会一起莫名其妙的大笑,我也总觉得这就是他们之间的一种小幸福。
  
  他们也经常逃课出去上网打游戏,和一群玩音乐的朋友在酒吧卖唱赚零花钱,大半夜的时候一起坐在大排档吃着烤串喝啤酒,但姚佳很少唱歌,她总是嫌弃自己声音不够好听,好在有个玩音乐的男朋友就觉得什么都无所谓了,她觉得一生中最浪漫是老的时候依然会有人坐在她身旁,弹着吉他唱给她听,听完最后苍老的岁月,唱完最后暮年的年华。
  
  而我也因为有个作为教师的父亲和社区主任身份的母亲,而安安静静缓缓慢慢的度过一段又一段看似美好的年月,这些年月里,我如同是设定好的程序一样,被父母创造出来然后用简单的代码写好一行又一行命令,而我也如此和众多同龄的孩子一起,在各种各样的培训班里、夏令营里度过着,被误以为快乐的时光。
  
  而我觉得现在,才是我快乐的时光。
  
  我和陆明安在灯光球场闲逛着,跟他讲我这些按部就班的人生
  
  “是不是我的未来已成定数,我每天看着姚佳这么快活真的好羡慕她,但是我不能这样,父母管教的太严了,我都觉得自己好像喘不过气来,但还是要麻木的完成他们的希望。”周五的时候操场很黑,估计是学校舍不得电费,语气酸酸的我用手轻轻抹了抹鼻子。
  
  “生活不是自己的,有时候父母也是为自己好,只不过看你怎么去理解这种所谓的‘爱’,就算你不想过这种生活,但是你内心早已慢慢习惯了,你知道什么最可怕吗?就是你自己都习惯了你自己不喜欢的一切。”
  
  “果然文化人还是文化人,说的话都是一些大道理。”我故意调侃道。
  
  “找死!”陆明安手握拳头轻轻锤了我一下。
  
  可能太熟络的缘故,我也重重给了他一拳然后跑开,我俩在操场上追赶着,凉凉的风迎面吹来,内心里隐隐有些情愫生长,但是我来不及想这是什么,因为这时候我接到了姚佳打来的电话。
  
  “你在哪啊?”姚佳嚎嚎大哭的在电话里无助的问我。
  
  “姚佳你怎么了?先别哭,有什么事情你先说清楚。”印象里姚佳什么都能忍,这一次我觉得事情有些不妙。
  
  “我男朋友要跟我分手,可怎么办啊?”然后听到了用力擤鼻子的声音。
  
  “别急,你在哪?”
  
  “宿舍!”
  
  回到宿舍的时候,姚佳哭的梨花带雨,我走过去抱抱她,本来哭的差不多了又哭的更伤心了。
  
  “他说他爸妈要让他出国,去学金融,也不想让他玩音乐,觉得是荒废学业,基本上他所有的都被限制,也包括他的爱情。”说完姚佳顺手抽了几张放在桌子上的抽纸,抹了抹眼泪。
  
  我有些不知所措,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就站在那里像个大人一样摸着她的头,像当年高中姚佳安排受委屈而伤心哭泣的我一样。
  
  “我有想过和他一起出国,但是我父母不可能拿出这么多钱给我,我也不知道他要出去多久,我说我等他,可是他说不用了,还跟我说了分手。”
  
  “没事,还有我在呢!”我总觉得这一句话能安慰人,但后来发现其实这句话并没有什么用。
  
  姚佳边哭边说了很多他们的往事,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旧事,也算不上刻骨铭心,但是在她心中,已经足够珍贵了。后来因为哭的太多了然后有点累,我慢慢扶着她到床上睡着,手机里是陆明安给我发的简讯,问了问姚佳的情况,我回了句没事就收拾了一下去睡了。
  
  后来的我每天还是循规蹈矩的上课,波澜不惊的让我觉得一辈子都像这样平静的生活,姚佳因为失恋总是在逃课睡觉,我也心软让她好好休息,陆明安也因为社团举办的微情书大赛而忙的不可开交,路过他们社团活动展位的时候,他看到我后会冲我跑过来问一两句话,然后又开心的跑回去开始审他们收来的稿子,好像他一直都笑的这么灿烂。
  
  “陆明安好像喜欢你啊?”正在打游戏的姚佳对着刚在浴室洗完澡走出来的我说。
  
  “啊?!……”我被突然吓到,盘起的头发散落开来,“怎么会呢?你可别瞎说啊!”
  
  “你看没看过校论坛里发的帖子,就那个被置顶了的文学社微情书第一名的那个,你看看,那些不都是你喜欢的一些事情吗?卧槽,石头用大抢人头!”姚佳又接着玩她的游戏。
  
  我打开电脑浏览到论坛,的确署名是陆明安写的,字里行间没有提过一句我的名字,但是看见里面说的一些话语,明显是我们聊天里我曾对他说过的憧憬,我有些恍惚,但也有些欣喜,故意无所谓的说道:“也许是因为我的故事正是他写这个的最好题材呢,别人也没说喜欢我啊。”
  
  “啧啧啧,看你这语气,喜欢别人就直说,要是不敢,我去帮你问!”
  
  “别别别,你别瞎搞,我还是自己来。”我害怕姚佳干坏事赶紧拦住。
  
  但我也没有主动去陆明安对我到底是怎样的想法,毕竟作为一个女孩子我还是要表现的有点矜持,虽然我的确是对他有些许好感,但我也不确定到底是不是爱情,我俩还是会偶尔在都有空的时候在校园漫步,天开始黑的越来越早,校园里到处都是情侣,有人在树下亲吻,有人在草地躺着看天,我感觉这岁月,变得越来越美好。
  
  天气越发的冷了,圣诞这天学校也正在举办一年一度的社团园游会,我和姚佳两个人到处窜来窜去就为了弄到更多奖品,但也恰好在文学社看到了陆明安,姚佳上前就开始用阴里怪气的口气讨好他,陆明安受不了软磨硬泡拿了个奖品送给她,当然也是背着其他社员给的,这样明目张胆的有点不太好。
  
  随后陆明安跟社团成员说了几句就跑来带我们一起走,姚佳看情况不对赶紧说自己要去玩,让陆明安带着我一起逛逛,突然觉得这样的气氛有些尴尬,我故意找话问到:“你跑出来不管其他人不说你吗?”
  
  “本来就没什么事情,我也是在那看着,晚点来搬物料就好了。”
  
  “那你找我啥事呀?”我边说边玩着刚刚得到的一个气球。
  
  “那个......我是想……你做我女朋友吧!”他有些紧张,和刚认识我时表现的感觉一样。
  
  作者:陌子潇
  
  新浪微博:@陌子潇
  
  

分享到: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